全國首家市級AMC

青島市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

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監管動態 媒體報道

資產包供應量將增大 2018年不良資產處置行業競爭回歸理性

發布時間:2018-04-24  瀏覽:1537次

在2015年、2016年賺錢效應的吸引下,大量機構和資金涌入不良資產行業,推高了價格,以致于不良資產行業在2017年出現了非理性的價格泡沫。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,目前不良資產包的價格依然維持在一個小高峰,但是預計到下半年會逐步回落。

不良資產行業在2017年出現了非理性的價格泡沫。“去年出現了全折不良資產包,銀行不打折了,心理預期是本金利息全收,而且還有市場機構買單。”近日,吉艾科技副總裁郭明杰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在2015年、2016年賺錢效應的吸引下,大量機構和資金涌入不良資產行業,推高了價格。金卓資產董事長劉律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指出,不良資產的定價來源于兩個方面,一是銀行評估的資產底價,二是通過市場競標形成的價格,“買的人多價格就會抬上來。”

郭明杰判斷,目前不良資產包的價格依然維持在一個小高峰,但是預計到下半年會逐步回落。這主要是因為金融監管的加強以及資產包供應量的加大。

不良資產包價格高企
廣發證券分析師陳福、屈俊在今年1月份的研報中指出,2015年上半年,四大AMC(資產管理公司)收購銀行不良資產價格尚普遍在2~3折,目前已上升至4~5折。這背后的原因有三,一是四大AMC回歸不良資產處置主業,為提升市占率加速在市場上收包;二是房地產占不良資產抵押物比重大,2016年開始二三線房地產價值上升導致資產包價格上升;三是地方AMC及資管公司涌入、銀行系AMC的成立對供需均有影響。

劉律向記者表示,以銀行為例,其在出售不良資產包的時候,首先會自己評估定一個底價,再到市場上公開公平的去交易,市場通過競標形成價格,買的人多價格就會抬上來。由于以房地產為抵押的不良資產價值更加明確,所以也更受市場的青睞。

當前,我國不良資產行業的參與者已經從傳統的四大AMC轉變為“4+2+N”的競爭格局。4是指四大AMC,2是指監管規定每個省份最多可設兩家AMC,N指的是數量眾多的民營類不良資產處置服務公司。截至2017年8月,加上正在籌建的地方AMC,省級地方AMC已擴容至55家,僅2017年前8個月就有15家地方AMC成立或正在籌建。

目前來看,不良資產包的價格依然維持一個小高峰,郭明杰向記者表示,一季度有春節因素,出包量非常少,銀行也不會選擇在一季度大量出包,同時很多機構都想“開門紅”,第一個包一定要拿到。但是一季度的供給量不能反映全年的情況。

郭明杰認為,隨著監管的加強,參與者回歸理性,資產包供應量增加,價格會逐步回落,“去年是被2015年、2016年的賺錢效應吸引,今年大家比較理性了,供應量也加大了,價格到6月份之后肯定會下來。”郭明杰告訴記者,今年有人會上門“推銷”資產包,而去年是完全的賣方市場。

不良資產包供應將增加
不良資產的來源包括銀行、非銀行金融機構、企業、財政不良資產。官方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末,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.71萬億元,不良貸款率1.74%;關注類貸款余額3.41萬億元,關注類貸款率3.49%。關注類貸款有20%到40%會遷徙成不良,不良貸款和關注類貸款共同構成了商業銀行的不良來源。

“關注類貸款是正常貸款向不良貸款轉變的狀態。”劉律向記者表示,“例如有一些企業即將違約,但是銀行沒讓它違約,而是讓它展期了,繼續貸款給企業。展期的前提是企業能夠付得起每個季度的利息。實際上很多企業還不起本金,在勉強撐著利息,當一年的展期時間過去,如果企業依然還不起本金,就不得不違約。這個時候也不會立即納入不良貸款,首先會納入關注類。”

日前,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發布的《中國金融不良資產市場調查報告(2018)》指出,2018年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貸款緊迫性增強,不良風險會加速暴露,實際不良貸款率可能高于已公開的數據,預計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將于2020年見頂。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,銀行信貸風險將會持續暴露,未來三到五年不良資產市場規模有望進一步擴大。

監管的強化使得商業銀行不良加速暴露。2016年,銀監會下發《關于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業務的通知》(下稱“82號文”),進一步強化對信貸資產出表的管理。“過去商業銀行通過與四大資產管理公司、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合作搭建平臺批量處置不良資產,來緩沖不良資產對資產負債表影響。”劉律表示,但隨著82號文的下發,通過資產騰挪隱匿不良的模式走向終結,“新增的量不能通過平臺假出表的方式去處置,以前銀行大量出表的平臺不良資產要處置,2018年會有大量的銀行平臺資產包放出來,銀行表內不良是1.7萬億元,表外的不良不會少于表內,因此不良資產的供應量會大量增加。”

與此同時,各大AMC迫于流動性壓力,加大不良資產二級市場轉讓,也讓不良資產包的供應量加大。2017年12月,銀監會印發《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資本管理辦法》,加強對AMC的資本監管。對AMC集團母公司的最低資本要求為: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%、一級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%和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2.5%。這個監管新規自2018年1月1日正式實施。

“此前資產管理公司一直沒有被納入強監管,做了很多影子銀行的業務。資產管理公司目前流動性壓力非常大,資本期限和持有資產的期限嚴重錯配,解決資金回流的壓力迫在眉睫。”劉律說道。

賺錢考驗機構能力
“不良資產行業有句話,收貴了神仙也難賺錢,收便宜了傻瓜也能賺。”郭明杰向記者說道。不良資產行業本質上是拿時間換空間,通過追償、出售及重組,發現和提升不良資產價值,獲取收益。在這種商業模式下,收包價格是否便宜,對于處置機構能夠獲取的利潤至關重要。

“看到一個包要快速做出反應,定價機制非常重要。”郭明杰表示,“對于資產包的定價會考慮資產變現的時間,當地的司法環境是否利于拍賣,抵押物在市場拍賣的價值,最后還要考慮收包時競爭對手的出價。”

不過,隨著競爭的加大,資金成本的上升,收購不良資產包成本在增加,企業的盈利空間被壓縮。在這種情況下,處置不良資產的能力愈發重要。

郭明杰認為,不良資產行業傳統的批發轉零售模式會逐漸走向盡頭,未來會走向以產業重整為主導,實現資產價值的再發現與提升。

“在批發零售的模式下,產業相關的產能估值會非常低,因為看不懂產業,沒有判斷,那么給的估值就非常低。之所以做產業重整,就是因為大家都進入這個行業,就要更有能力去提升資產價值,才更有核心競爭力。”郭明杰說道,“人家給的估值為零,你估值1000萬元,那你就拿到這個包。但是這個包值不值1000萬元,就要看你的能力,是否能夠化解不良,提升資產價值。”

產業重整不僅需要資金,更需要產業運營人才。“例如,對于住宅類的抵押資產,去化就比較簡單,但如果是商業地產,從我們重整的經驗來看,需要非常強的運營能力,需要合作機構的支持。”郭明杰表示,“我們在油服行業比較有優勢,但任何一個公司都不是萬能的,因此自己做產業重整,也要聯合合作機構。”

劉律則看好未來股權類的重組,以及困境地產的重整。雖然股權類重組現在規模很小,但是國家政策扶持,市場參與者越來越活躍,股權類重組成功周期長但是收益非常可觀。此外,現在一些項目出現違約,大量土地困于流動性問題,針對這些困境地產募資,定向挽救,盤活資產,能夠獲得土地升值帶來的巨大收益。

上一篇返回下一篇
江苏快3官网 (*^▽^*)MG狂野亚马逊奖金赔率 (★^O^★)MG银行抢匪2爆分打法 (★^O^★)MG宝石女王怎么玩容易爆分 (★^O^★)MG幸运盖尔怎么玩容易爆分 幸运双星游戏 贵州快3开奖l结果炔 (^ω^)MG花粉之国_电子游戏 福建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六合彩全年资料 (★^O^★)MG万圣节财富2玩法介绍 (^ω^)MG企鹅假期游戏网站 吉林快3预测号码 (^ω^)MG青龙出海官网 (^ω^)MG欢乐骰子乐试玩 福彩18选7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公告